金色的道莲,一朵接着一朵,不断在空中绽放。

楚程开口,每一字都十分缓慢,吐字却十分清晰,每一句都是从众人闻所未闻的角度,来讲解符道字字玄机,深奥无比。

与银临开坛有所不同,银临是以基础开始讲解,步步而上。而楚程却是直接以符君巅峰之道开始讲解。

这一场开坛之讲,讲解的对象是给这些符君与符王。

随着这些金色道莲的绽放,楚程的讲法的更为玄妙,道莲成为了引子,引动了天地异象。

楚程吐露的每一句话,都与朝圣之音大产生共鸣,音化为笛声,又成琴音、一曲圣歌,让众人听的如痴如醉。

那些符君瞬间沉浸在这场符君之道中,不可自拔。同样的内容,在不同的符君耳中,却是不同的领悟。都是困惑他们已久的难题。

“这…不是符王观礼”玉道人呼吸都急促了起来,虽然他不是符阵师,不懂符道,但听到圣音之至,脸色也是猛然惊变。

“这…这是符皇观礼….涉及到了我等触及不到的道境。”龙道人深吸了口气,一脸骇然。

“甚至还要之上……..”紫运宗的易符王颤道。

“他…会不会是绝世大能转世?”羽行符王.震惊之余,想到了这一点。

他们看到一粒符王如今已经进阶到金丹中期,只是几个月的时间,从筑基大圆满进阶到了金丹中期,这进阶速度已然恐怖。

清纯美女清甜笑容淑雅气质柔情写真图片

但是,一名金丹修士,又怎会触及到比他们还要高的符阵之道?这简直跟做梦一样。

只有大能转世这一解释,才能说明这一点。

“这世间可有轮回?”拈花仙子颦眉,美眸微转,轻声开口。

这一句话,难倒了众人。曾经有大能推算,这轮回已无,当世之人只有一世。断然不存在轮回一说。

“他的气息,浑然一体,不像是被夺舍。”亿法僧开口了,在他的目中有佛文闪现,洞察本源。

“绝对不会错,这根本不是符王观礼,很,这讲法的层次其实已经了符王级别,这些见解,远远超越了我等,就连老夫听言,也受益匪浅。”羽行符王叹息了一声。

“一粒符王的符阵造诣已经远超了我等符王,在他的身后,很有可能有一位超越符皇存在的师尊,常年受自己师尊的熏陶,这才达到了这一步。”紫运宗符王之首,苏观符王沉声道。

“老夫早就该想到,一息破阵,三息破彼岸飞花阵。这是完全靠符道造诣闯阵,他的符道造诣早就达到了七品符皇境,只是因为修为的缘故,抵御不了圣人威势,这才止于第七阵。”

苏观符王分析道:“若是一粒符王的境界达到了尊者,不对,就算只是踏入了真道,就能闯过第八阵。”

人世间,随都知晓,紫运宗的符阵门有杀仙之力,是这世间最难闯的阵。从符阵门中闯出去的符王,都要比外界大多数的符王略强。

“恭喜贵宗!”玉尊者很是眼热,恨不得这位一粒符王是他们蓝天阁的人。

不出意外,此人今后必成符皇,届时、有此人坐镇紫运宗,宗门实力怕是要更进一步。

“这是我大罗域的幸事。”拈花仙子道:“我大罗域之所以落在朝圣囯后,就是因为少了符皇、丹皇坐镇,这才一直被拉下。”

如今,当世圣人实在太稀少了,就连朝圣囯,这等众圣朝拜之地,圣人也不超十位之数。

“一粒符王….要讲解符王之道了。”龙道人连忙呼道。

楚程开坛讲法已经渐入佳境,已经说到符王之道,一言而落,便有朝圣之音回响,在苍穹之中炸出烟火。

万道烟火齐放,绚烂多彩,又化为祥云、白莲、花瓣浮现,漂浮在整个广场。

言出法随,引天地异象。所有人都震撼在这场观礼当中。

当楚程讲解符王之道时,在场的这些符王都陷入了沉思当中。

不知不觉中,这些符王听的如痴如醉,时而露出恍然,又时而露出惊奇的表情。

从这边能够看出,这几位符王在这场符王观礼中,入迷了。

台上的银临仙子,拿起茶壶。倒了一杯茶水,放在楚程身前,随后缓缓闭目,同样深陷感悟之中。

这是一场,对于符王的造化!听君一言,胜过千年。对于符王这等难以寸进的人来说,胜过万年!

在场的很多修士,都不懂符阵之道,但依旧沉陷此讲礼中,甚至许多人心起对符阵很浓厚的兴趣。

时间流逝,天地异象依然在持续。当太阳西下,明月升起,月光笼罩大地。

一声龙啸凤鸣忽然彻响天地。

楚程讲经,已经接近尾声。所言之语已经接近符皇一道,给这些符王开辟了一个新天地。

一种接一种的大道异象层出不穷,轮流出现。

观礼到了尾声,更是有百丈龙凤飞舞,白虎降世,麒麟踏空、灵狐拜月,各种神兽接连出现。

玉尊者们看的呆了,他修炼至今从未见过有人开坛之礼能出如此多的异象。

这些异象,都接近实质,每一尊神兽都散发着圣的气息。

在遥远的星河外,一颗散发着浓浓金光的星辰上,站着一名金袍少年。

在这金袍少年的手中,不断凝聚着一道又一道清光。

仔细看去,这清光中漂浮着一只散发圣洁气息神兽虚像。

金袍少年伸手一挥,手中的神兽虚像就从手指脱离,朝着虚空身处遁去,紧接着在他的手掌中再次出现一个金色道莲。

这个金袍少年便是鼎爷了。

此刻,鼎爷口中不断喃喃而已,语音似乎穿过了虚无,降落了人间。

他的手掌不停摆动,一道道虚像接连而落。

紧接着,鼎爷双手抬起,伸向头顶。

天地大颤,有无数星光从四面八方而来,汇集在他的手中。

星光璀璨,在其手中形成一轮小型圆月。这轮小型圆月不断变大,直至千丈大小,似与真月试比高。

“去!”鼎爷松手,猛然朝着这颗园月一拍,飞向天际。

符王观礼终于落幕,当楚程吐出最后一个字。在其头顶,高挂一轮新月。

此时,两轮明月对齐,互照生辉,神圣非凡。

明月之下,这一男一女是如此显耀,如天仙下落凡尘。

所有人的目光,一时间全部落在那对男女身上。

星河中,鼎爷拍了拍,盘膝坐在地上,深呼了口气。

“真是累死鼎爷了!”鼎爷用手不停扇着自己,气喘吁吁道。

“哼哼,这小子一息破阵也不过如此,到头来还不是得求鼎爷帮忙?”鼎爷一脸得意。

“说到底,就算破阵再厉害,也是止于符王境,哪有我鼎爷厉害?区区符皇之道,老子信手拈来。加上鼎爷捏造的天地异象,一定震住了所有人。”鼎爷一脸自信。

“小子,你得好好感谢鼎爷,让你在这么多强者面前,出尽风采。”

在楚程赶往符阵山时,就联系上了鼎爷,让其出手帮忙,但就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鼎爷传音的竟是符皇经解。还有这漫天的天地异象,这特效简直是屌炸天了。

楚程缓缓睁开了眼,看着身边还在陷入感悟中的银临轻轻一笑。

“一粒符皇……..”龙道人从感悟中醒了过来,看着台上的楚程,露出感激之意。

“今日听君讲解符道,龙某心生顿悟,今日之后,符道要更进一步,多谢符皇!”龙道人站起身子,带着恭敬之意,对着楚程深深一拜!

紧接着,其他符王与符君,在场的所有符阵师,齐然站起了身躯,朝着楚程齐齐一拜!

“多谢符皇开坛之礼!”声音齐响,震耳欲聋。

同样的,他们今后的符道上,也将更进一步。

“一粒符皇,对我有再造之恩!”一位老者内心激荡,目中露着狂热的感激之意。

他就是如今紫运宗符道一脉的第一符君,桂旺道人。

“你….突破了?”羽行尊者听到的声音,转身望向过去,眉间露出喜悦。

“回禀羽符王,今日悟道,只要一年,我有信心,破彼岸飞花阵。”

第八位符王…..紫运宗又要出符王了么?不到一年,连出三尊。这实乃兴事。

玉尊者满脸骇然,呆呆的看着桂旺符君,又是一叹。

这等人物为何不是出自蓝天阁?三位符王,可以独挑一个大宗门,可以说,有三位符王的宗门,将不弱于七大宗门。

楚程看着台下的人,听到他们的话语,微微一笑,只是心中却愣住了,过了许久才明悟过来,这是鼎爷暗中搞得鬼。

这一切的经坛,都是鼎爷隔几十万丈距离,隔空传音,然后楚程照着念。

观礼已经结束,但这些符阵师们,就连几位符王都意犹未尽,还想继续再听。

“我愿以十年寿元,再换一粒符王一次讲法。”一位符宗叹息道,很是期望这位符王能再次讲法。

一粒符王虽然说的很是深奥,有些地方难以听懂,但却让他冥冥之中找出了自己的不足。

“十年太短,我愿以百年寿元,换一粒符王的一段讲法。”有符君开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