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朝阳是傻子吗?

当然他不是什么聪明人,可是绝对不傻,能少判几年他自然是乐意之极的。

他之所以想坦白这个事情,也有两方面考虑,一是坦白从宽,毕竟这个事情无论是什么原因,既然被抓,而且这跟头栽的干净利索,他也不得不服这些警察了。

科技进步了,警察的科技进步似乎更快啊

第二,他则是想探探白松的底,交流的过程中,看看白松到底还知道什么,毕竟言多了还是有失的。

但是,他失策了。当他主动想说黑电台事情的时候,白松就不说话了,程是另一个警察在那里问,然后做着笔录。

白松就在那里坐着听,似乎对这个黑电台的案子一点也不在意。

事实上,这个不用装,他确实是不太在意,毕竟这些天的筹划中,该知道的也都知道了。

警察的所作所为,事实上还在给雷朝阳降低罪数呢,毕竟任何犯罪,造成的结果严重性大小、侵害的法益程度高低,都是影响量刑的。

雷朝阳的干扰无线电通讯行为,因为警察的提前介入,并没有造成严重后果。

大约过了一个小时,雷朝阳基本招供了自己购买、架设黑电台的过程,几个保健品、药品生产的犯罪团伙也被他供述了出来。

反正大家都被抓了,不说难不成留着过年?雷朝阳用屁股想都知道,那些人没有一个会不松口,这些人最恨的就是他了。

 清纯美女唯美写真

基本上交代的情况和大家已经掌握的东西没什么太大的出入,白松程就在那里坐着,无论雷朝阳说什么,都没有多问一句。

直到雷朝阳供述了自己如何利用田欢给他的电话号码购买黑电台的情况,白松突然插了一句:“你没必要强调这个手机号码,是田欢给你的。”

雷朝阳没有明白白松的意思,白松的一句话让他有点怀疑,自己刚刚是不是说错了什么?想问白松又不能问,一问岂不是更漏怯了?

“确实是田欢给我的,我曾经帮他买过设备。”雷朝阳觉得自己还是有必要解释什么。

“你为什么说设备,不直接说黑电台?”白松随口问道。

“都一样,怎么称呼都行。”雷朝阳终于缓过来一个问题,反问道:“我以前卖过不少电子设备,都这么称呼,你不知道吗?”

白松莫由来的笑了:“也不知道你卖大哥大赚了多少钱。”

雷朝阳有些恼了,他知道这些前科警察能查到,但是揭人不揭短啊,“我确实是很懂电子设备的,你别小看人!”

警察不是也希望他合作吗?不然为什么刚上来的时候他要烟警察都给了?现在这般,是不在乎他了么?

“这个,我知道。”白松点了点头:“你确实是很懂电子设备。”

白松说的很认真,这句话雷朝阳听完,发现自己刚刚气恼的那句话,似乎又犯了严重的错误。

见白松似胜券在握,雷朝阳决定避其虚实,接着讲自己的黑电台犯罪行为,这次,一直到笔录记完,白松也没插嘴,这倒是让他有点莫名的心虚。

“田欢并没有给你电话,是你自己偷偷发现的,为什么要编这么简单的故事呢?”白松轻轻敲了敲桌面,接着问起之前的情况。

田欢怎么可能会把这种电话主动给别人?也许,雷朝阳都没有白松更了解田欢,田欢做的事,根本就不是黑电台这么简单。

而且这个雷朝阳一向是有反骨的,偷偷去寻找这种事情自然是太正常不过。

“确实是他告诉我的。”雷朝阳直接道。

“你觉得田欢有可能为你再背一个‘传授犯罪方法罪’吗?”白松声音略带嘲讽:“搞了半天,到现在,你都不知道田欢到底是什么罪名是吗?你觉得他就是个杀人犯?”

“我没骗你,我不会骗警察的,不信你去翻翻我以前犯的几次事,我一向都很坦白。这个厂家的电话号码,确实是他告诉我的。”雷朝阳准备死扛到底了。

“你怎么说都行,你不说,我也理解。无非就是你偷看他手机的时候,看到了别的东西不想牵扯进去。可是谎言是无法圆下来的,最终的结局无非还是包庇。”白松摩挲着下巴:“很多事,就怕半懂半不懂。”

“你认识田欢这么久,却一点也不了解他。”白松接着说道,说着,看向雷朝阳,“比起这个事情来说,你刚刚自述的时候,隐瞒的关于电台价格回扣和你准备搞到外市的一些途径的事情,都不算什么了。”

“你别诈我,没用的。”雷朝阳把头斜了斜,掩饰着心中的惊涛骇浪,他自认为自己隐瞒的很自然了,白松怎么知道这么多?

“你这么肯定我是在诈你吗?”白松嘴角轻轻上扬:“咱俩聊到现在,只有你在诈我。你故作肯定,这么说来,田欢的事情你知道的不少,这事没那么巧合,你解释一下吧。”

从和白松交流的第一句开始,雷朝阳就很谨慎了,但是他逐渐的发现,这个话不多的年轻警察,似乎总能找到他话里的问题。

“我真的不知道,真的是巧合。”雷朝阳还是没有开口。

“什么事巧合?”白松接上了雷朝阳的话。

“就你说的那些。”雷朝阳接着道。

“我说的哪些?”白松继续问道。

雷朝阳不说话了,他感觉这么说下去肯定会被找到更多的问题,他需要一点时间思考一下怎么说。

“你知道吗,我真的希望这件事是件巧合,我更希望曾经发生的很多事都是巧合。”白松没有继续逼问雷朝阳,而是叹了口气:“你也许不知道,为什么我会知道这么多的事情。实际上,在田欢招供了之后,我一直都在等你。”

白松说完,看着雷朝阳瞬息变幻的表情,继续说道:“事实上,田欢被我们抓到,并不是我们多么厉害,而是他自己也做好了准备了吧?这件事,你是少有的知情者对么?因为田欢的手机,就是你帮忙处理的,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