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那妖鸟扑击下来,想要吃我,生死之间,我猛然一刀,刀气纵横三十公分,但是我可以肯定,并没有伤害到妖鸟分毫,可偏偏,那妖鸟却是仿佛受到了莫大的威胁一般,放弃了攻击,直接飞走了。”

马老大赶紧解释道,虽然现在不少人都认为他是个隐藏的高手,平日里是在藏拙,但是他有自知之明,知道自己也就是一小宗师,在修炼界也许勉强算得上是个高手,但在先天高手面前,却是不够看的。

人最忌讳的就是自吹自擂,没有想要的实力,却对外鼓吹自己的实力,这样或许会一时威风,但早晚会招来大祸,因为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江湖中人向来都是谁都不服谁,说不定什么时候,就有大宗师乃至先天手痒,找上门来切磋。

自己几斤几两,只要一出手,就铁定露馅,到时会丢了面子事小,丢了小命事大。

“我来试试你,用你刚刚的那一刀来劈我。”

李纯阳眉头一挑,大致猜到了是怎么回事,不过,却没有直接下结论,而是心中一动,想要试试这拿着斩马刀的刀客。

因为,马老大让他想到了一位故人,一位曾经横刀立马的骑士团团长,他也擅使一口斩马刀,骑马飞纵之间,曾一刀将对手从人到马都劈成两半。

从马老大身上,李纯阳仿佛看到了一丝昔日战友的影子,所以忍不住想要试一下他的功夫,如果真的是位可造之材,那就顺手指点一二。

“好!”

马老大愣了一下,显然没想到李纯阳竟然会有如此无理的要求,他的刀是用来杀人的,不是用来给人看的。

不过马上,他心中这个大不敬的念头就直接被掐灭,这位老道长是谁,当今天下明面上的第一高手,世界上唯一一位在末法时代逆天而行,成就王者的人物。

这样的人物,岂会无聊到来戏弄他,他想要看自己的刀,那是要考验自己啊。

冬季清纯美女-

心中一动,他神色凝重的取下背上的斩马刀,而后闭上眼睛,开始酝酿心中的情绪,体内内劲蠢蠢欲动,他要像面前这位老者,劈出他所能劈出的最强一刀。

“老马这是要发达了啊,唉,我怎么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呢?”

唐绍自然一眼就看出了李纯阳的用意,不由得心中生出几分嫉妒,看情况,李纯阳是要指点一点马老大,那可是一位王者啊,能够得到一位王者的知道,这绝对是所有王者一下的人物梦寐以求的事。

不过,好歹是一族长老,知道“得之我命”这个道理,而且唐家现在已经登上了苏生这条大船,以苏生现在的年轻和实力,以后前途无量,绝对不会输于这位王者,所以他也没必要嫉妒眼红什么的。

“王者的考验,天呐,老马的运气太好了。”

岳彩莲眼中闪过一丝火热,王者的指点,这种机会可遇而不可求,因为这世上,明面上的王者,就眼前这一位,其他名门大派中或许也藏着这样的高手,但是恐怕大多都在闭死关、苟延残喘,根本不可能出关指点后辈。

那么,自己既然有幸嫩够见到王者,那等一下,是不是也可以尝试一下去请教一下平日里修炼所遇到的难题?

不过,这位王者的性格如何,是否好为人师,这些基本情况自己都不了解,贸然凑上去,说不定会有大祸。

一时间,岳彩莲有些犹豫不决。

“老大竟然有幸得到王者的指点在,这是老大的福份,是我们马家的福份。”

……

马家的人个个面露喜色,自从马家跟了苏先生过后,这日子过得,那是一天比一天红火,先是直接得到了一座酒楼,解决了马家的经济困难,让更多的马家人能够减少打铁铸刀的时间,有更多的时间修习武功。

紧接着又吸纳了不少马家人加入唐氏集团带刀炸场部,让原本穷兮兮的马家刀客一下子有了更多的经济来源,从赤贫直奔小康。

当然,最重要的是,马家的巅峰战力在这短短几个月有了十足的增长,若是光轮武道实力来看,马家现在的武力丝毫不逊色于那些所谓的十二家族,只是在底蕴上有所欠缺罢了。

“道长,小心了!”

虽然明知道自己不可能伤到李纯阳,但是在即将出手之前,他还是本能的提醒道,这是一个刀客的尊严,不宣而战,是对自己手中刀的不信任。

但是,这一句落在旁人的耳中,却是宛若惊天之雷,无比的刺耳。

“竟然让老道长小心点,马老大这是膨胀了啊。”

“马老大果然隐藏了实力,不过,能够一刀劈飞先天境界的妖鸟,就自大到以为能够威胁到王者了吗?”

……

众人心中的想法各异,不过大多是羡慕嫉妒恨。

“好。”

李纯阳点头,果然,刀客都是高傲的,就算实力相差如此之大,刀客也不会不宣而战。

“喝——”

马老大双手握刀,然后整个人猛然跃起,刀在最上面,随着断喝声猛然挥下,这一刀,是最为简单的力劈华山,表面上看来,没有任何的招式可言,但是在旁边识货的人,却是惊出了一身冷汗。

斩马刀刀身较大,最适合劈砍,所以耍柳叶刀、飞刀的那些技巧,在马老大的身上基本上看不到。

他这一刀,看似没有丝毫技巧可言,但却带着一往无前,不破楼兰终不还的惨烈气势。

气势弥漫开来,四周的人莫不心生悲凉,大多数人根本提不起反抗的念头,要是那一刀劈砍向他们,他们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利刃加身,身首异处。

“好恐怖的一刀,这一刀,我挡不住,只能躲!”

唐绍深吸一口气,脸上带着凝重之色,不过同时,也有这几分狐疑,光凭这一刀,或许能够抗衡大宗师,但要说能够劈飞先天,他是第一个不信的。

但是,事实就摆在面前,刚刚众目睽睽之下,马老大确实是一刀显神威,将妖鸟劈飞,呃,不对,是吓得不敢先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