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陈轩也是第一次听七夜说出这番道理,他内心是很认同的,只是没想到七夜此行不单单为了自己和魔门,而是有着更深远的目标。

至于一眉老祖说七夜有私心,陈轩倒也没有将其完当成挑拨离间之语,他内心对于七夜有其他意图的预感越来越强烈了。

就在众人都以为七夜被一眉老祖说中时,他们都没想到七夜居然会坦坦荡荡的承认:“不错,本圣君确实藏有私心,但是这份私心亦与本圣君联合陈轩破除万年僵局有关!之所以说出这番‘死水’理论,只是想让天下人看清今天的正邪大道之争只是表象,至于敢不敢舍生忘死、踏出破除桎梏的那一步,就与本圣君无关了。”

听完七夜所说,各个悬浮平台上的观战者却没多少人理解,他们当中很多人只希望正道胜出,或者只是单纯过来看热闹的,从未把自己的命运和山海界的大势变化联系在一起。

唯有北宫羡、梵秀冰、东海三剑仙、张三丰王重阳等绝世强者听完后,各自露出一副若有所思的神情。

这时急于破除自身桎梏、以求在此战中超脱飞升的巫门三长老已经彻底不耐烦了。

“七夜,本长老不想听你那些狗屁理论,战胜道门老祖、夺取他们封印的界域力量才是本长老唯一在意的大事,这第一战便由本长老来打!”

话音一落,巫象山身气息飙升,一股无形的威势扩散开去,震慑得一个个观战者后背发寒。

看巫象山和另外两位巫门长老巫渭、巫洪的架势,三人是准备率先上场了。

三人只想着在这场五局三胜的大战中部胜出,那样就用不着等七夜和猿无锋的对战结果,直接按照战书上写的约战协议,进去道门禁地摄取界域本源力量便是。

七夜圣君见巫象山准备打第一战,他不再说什么,和陈轩、猿无锋一起飞到后方一座较高的悬浮观战台上去。

站在太极道场上的双方高手也各自飞上去找观战位置。

清纯女子在寺庙的小清新写真

“一眉师兄,就由我来接巫象山这一战吧。”一眉老祖身边一个身穿天罡道衣的老祖主动请缨。

一眉老祖微微点头,和吾不孤还有另外两位老祖飞到陈轩对面的最高观战台上,然后四位老祖连施法诀激发太极道场上的上百道禁制。

看到道场边缘泛起一层层斑斓华光,观战者们尽皆赞叹崇仰不已。

很快,这些华光交汇构造出四面半透明光墙和顶盖,其中不断变化流转的神妙禁制能够承受两位顶级地仙短时间内的交锋。

本来像道门老祖、巫门长老这种差距微乎其微的顶级强者,双方交战最快都要十天半月才能分出胜负,甚至打个几年时间都不是不可能。

但是在这个太极道场上决战,四面上下都是禁制,双方闪转腾挪的空间都非常小,这种避无可避的死斗很快就能决出结果。

巫象山还未开打,便展现出一副胜券在握的傲然姿态,他召唤出一只只极品蛊虫,双手指决变幻加上口中不断默念巫咒,霎那间太极道场被一股绝强的凶煞之气充斥肆虐,悬浮平台上的观战者们隔着上百层禁制都能感受到顶级巫法爆发前奏都那种恐怖威压。

而站在巫象山对面的那位道门老祖则慢条斯理的祭出各种道门至宝,章法有度的施展诸般顶级辅助道术,身上亮起一道又一道的濯濯清光。

就在包括顶级修士在内的观战者们,都认为两边威势旗鼓相当时,巫象山身前一只黑色蛊虫突然爆发出一股令人震撼心悸的神圣巫力,连道门老祖、东海三剑仙这些绝世强者感应到这股力量后都变了脸色。

一眉老祖微微皱眉道:“巫象山这只本命蛊竟然得到了巫神的一丝神力加持!怪不得他如此自信,第一个上场还不挑对手。”

“哼,巫神如此舍得,是看中了巫门这三个老不死的巫力吧?看样子巫神离开山海界后,找到和元始魔主一样同化座下顶级巫修的神法了。”吾不孤不由冷哼一声,说出自己的猜测。

下一刻,下方太极道场中爆发无数道璀璨灵光,显然巫象山已和那位道门老祖交上了手。

看出两人会有一小段势均力敌的阶段,猿无锋转头对七夜说道:“七夜圣君,由我来压轴打最后一战吧。”

“不,本圣君来打最后一战。”七夜一副不容辩驳的口吻。

“对方压轴的很可能是一眉老祖,还是由我来对他,你魔门功法多多少少会被道门克制。”猿无锋坚持自己的决定。

七夜摇了摇头,眼神比猿无锋还要执着:“一眉老祖应该是对方五人中唯一在大战前吸收两道界域本源力量的,猿道友你最多只能和他打个平局,而本圣君有魔门秘法可以压他半筹。”

猿无锋极为好胜自傲,还是不愿意把压轴让给七夜。

于是他看向陈轩:“邪帝,你来决定我们两个谁最后出场。”

陈轩一时间有点为难,毕竟选谁最后出场的话,多少有点看不起另一个的意思。

这时耳中流入了少典的传音:“陈轩,让七夜最后出场吧。”

陈轩听得微微诧异,似乎最后出场对七夜来说非常重要。

虽然不明白其中原因,少典大帝也没解释,但陈轩还是选择相信少典。

“猿无锋,很抱歉,我选七夜。”

听陈轩这么说,猿无锋当即笑骂一句:“这么瞧不起我,待会说不定巫门三长老先赢两场,我再打赢第四场,七夜他连出场的机会都没有。”

“最好如此。”陈轩回以一笑,转头继续观战。

就在北宫羡往陈轩这边观战台飞来的时候,七夜突然传音一句:“陈轩,本圣君回归魔门后,才发现之前推演出来的《逆魔策》并不完善,还存在致命漏洞。”

陈轩一听,面色立马就变了。

他正要问问是什么漏洞,北宫羡正好飞落到他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

感应出北宫羡气息变化,陈轩惊喜而道:“北宫,你”

“好久不见啊,陈轩。”北宫羡知道陈轩想说他终于以真身出现,当即微笑打断,并且下一句话转为非常严肃的传音:“听着,七夜圣君好像有点问题,待会如果发生什么不对劲的事情,我可能会出手。”

陈轩听到北宫羡这句传音,加上刚才七夜的传音,他一时间有点呆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