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精彩免费!

蓝草走到箱子前的双脚停了下来,她回头看着那个坐在床上的男人,很是纳闷,“嚷嚷什么呢,不是说要喝水吗?我这不是正给找水吗?”

说着,她弯腰要去打开那箱,忽然,一阵嗖嗖的风声在她耳边响起,紧接着,她放到箱子上的手被一个空塑料瓶打了一下。

恼火的回头准备怒斥那个恶作剧者时,她整个人被搂入了怀中,瞬间被带离了箱子区域。

抱着她的人,就是那个刚才还在床上对她发出严厉的命令的男人。

“我让回来,为什么不听话?”夜殇不悦的盯着这个不让人省心的女人。

这几天,蓝草一直被他的甜言蜜语包围着,她很久没有听见他这么霸道的话了,被他这么一喝斥,她的心情还真难受。

果然,不管她有没有怀上这个男人的孩子,她和他的相处都还是有距离的。

“想什么呢?被我吓着了吗?”男人的轻笑声在她头顶上响了起来。

蓝草默默的推开他……

夜殇重新把她搂回怀里,亲了亲她的额头,“怎么了?”

“我口渴,要喝水。”蓝草没有好气的哼哼。

连衣裙美女柔顺秀发精致脸蛋苗条身材成熟气质图片

“在这里等着,我去给拿水。”夜殇放开她,自个下了床往刚才蓝草去过的角落走去。

那里堆码着一箱箱的矿泉水,夜殇走过去,并没有动蓝草刚才动过的那一箱水,而是小心翼翼的从底下的第一排抠了一箱出来。

他娴熟的打开箱子拿了两瓶矿泉水回到床前,拧开其中一瓶的盖子递给了她,“喏,不是口渴吗?喝吧。”

蓝草看着瓶子,发现上面什么标签也没有,只看到清澈的矿泉水,“这是什么牌子的矿泉水?”

“放心吧,我不会给喝硫酸的。”夜殇笑着说完,自己率先仰头喝了起来。

看着他喝水的时候那喉结上下滚动的样子,蓝草一时看呆了,捧着矿泉水瓶一动也不动的看着他。

夜殇一下就灌了半瓶水,等他放下瓶子的时候,这才发现蓝草傻楞的看着自己,他挑了挑眉,“怎么?是不是觉得我连喝水都很有魅力?”

“去的。”蓝草回过神,啐了他一个白眼,然后捧着瓶子小口小口的喝水。

这水太清甜了。

蓝草可以百分百的肯定,这是她这辈子喝过的最好喝的水。

一口水入了口腔之后,那种冰凉清爽的感觉比喊了薄荷还要明显……

这明明只是一瓶塑料瓶子包装的,没有标签的三无产品啊,为什么会这么好喝?

“好喝吗?”夜殇替她整理了脸颊上的头发,一双眼眸深情款款的看着她。

蓝草吞咽了下口水,“为什么这么看着?”

“我有在看吗?我在看我的孩子。”

“的孩子?”蓝草蹙眉,这厮在说什么呢?

“是的,我的孩子,我在想象这一刻,我孩子在肚子里是个怎样的小家伙。”夜殇说着,伸手在蓝草的小腹上揉了揉。

蓝草反射性的往后挪去,“夜殇,能不能安静点?这样子就算我肚子里有的孩子,也会被揉没了。”

“不会的,我这么做是在给孩子按摩,让他能早早的出来呢。”夜殇笑笑,覆在她小腹上的手依旧不移开。

蓝草无语的坐在那里任由他倾情表演一个刚得知自己有孩子的新手爸爸。

无聊中,她随意找话题,“那个夜殇,昨天晚上,是趁我熟睡的时候把我弄来这里的吧?”

“是的。”男人轻轻的回答,就好像担心他过大的嗓音会吵到她肚子里的孩子。

“为什么?”蓝草随意的问。

其实为什么,她都不重要了。

毕竟,她现在已经出现在这间封闭的密室里了。

“怎么?不觉得我们所在的这个地方隐秘,是个适合谈情说爱,一边健康养胎的地方吗?”

谈情说爱,健康养胎?

蓝草实在无语了。

“夜殇,有必要把我们困在密室里的生活说得这么浪漫吗?我怎么觉得把我带到这里来,就是想吓唬一下船上的其他人吗?”毕竟谁发现两个昨晚还在的大房间里的男女,一夜之间就失联了都会心惊胆战的吧。

“很快就会知道我为什么把带到这里来了。”夜殇笑呵呵的。

蓝草恼了,“该死的夜殇,就不能现在说吗?干嘛这么神秘,就不怕到时发生了什么让我惊喜的话,那岂不是要了我肚子里的胎儿的命?”

夜殇脸色一沉,“别胡说八道,肚子里孩子的生命是我给的,自然就归我管,放心吧,我不会允许任何人动肚子里的孩子的。”

看着他认真的表情,蓝草抿了抿嘴,妥协说,“那好吧,

说话算话,不要等我肚子大了,发现是个男孩就要让我动手术拿掉他……”

“闭嘴!”夜殇冷冷的喝斥,“拿掉他?哼,想都别想,不管肚子里的是男孩还是女孩,都是我夜殇的孩子,我绝对不允许任何人动他。”

“如果那个人是呢?会怎样做?”蓝草突然蹦出了这么一句。

说完之后,她自己愣住了。

她没有打算这么问啊,怎么脱口就出来了?

“……”夜殇难得怔愣了一下,目光灼灼的盯着她,“怀孕了,心里面就一直在提防我会不会让拿掉肚子里的男孩子吗?”

蓝草含着瓶子喝了一口水,喃喃的说,“要说没有,那是骗的,毕竟之前一直表露出对女孩的喜欢,对男孩从来都是不屑一顾,并且表现出是男孩的话就不要的姿态……”

夜殇捂住她的嘴,认真的看着她,“以前的事不要提了,看当下就好,一旦我有让拿掉肚子里孩子的命令,尽管拿我昨天的话来反驳今天的我就是了。”

看着他严肃的表情,蓝草点了点头,“那好吧,我暂且相信。”

“不是暂且,是永远,必须永远都相信我。”

“不行,这样太霸道了,可以保证一辈子都是好丈夫,好爸爸吗?如果能保证,我就永远相信。”

“丈夫?”夜殇拧了眉,重复这两个字。

“怎么?不想娶我?”蓝草直截了当的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