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了好几声,醉月夫人才拉起左肩滑下去的衣衫,摆出一本正经的姿态,然后轻抚一下素吟按在桌面剑鞘上的玉手,深情款款的说道:“我之所以希望几姐妹引尘霄回来,是因为小师妹想见尘霄,就这么简单。”

听醉月夫人这么说,玉罗刹和梵秀冰同时看了素吟一眼。

在古尘霄诸位红颜中,素吟原本是心思最单纯、最惹人怜惜的一个。

这位女剑仙从小受钟南天和倚天万剑宗几位剑仙师兄呵护宠爱,独孤叶前世李若白也把素吟当成亲妹妹看待,古尘霄更是对素吟最为偏爱。

直到现在,玉罗刹和梵秀冰时隔多年再见素吟,依然很怜惜这位小师妹。

所以两人都认为肯定是醉月夫人哄骗素吟,素吟才会“离家出走”。

“小师妹,你别听醉月这贱人的谎言,她想利用陈轩引古尘霄回来,绝对不是为了让你能再见到古尘霄那么简单!”玉罗刹郑重提醒道。

素吟淡淡开口:“我只是想见他,只要他回来就行。”

“听到没有?难道你们不相信我,还能不相信小师妹吗?”醉月夫人眸中浮现得意之色,随即又道,“现在的小师妹可是今非昔比,你们觉得我能胁迫咱们这位山海界唯一的女剑仙做什么事情?更何况小师妹背后还有个天下无敌的钟大剑仙,我要是让小师妹擦破一点皮,钟大剑仙立马就会持着无劫杀剑出现在我面前,一剑把我给斩了。”

“醉月,既然你手眼通天,那也应该知道现在的陈轩同样今非昔比,你想利用陈轩引古尘霄回来,恐怕只是痴心妄想。”玉罗刹冷冷讥刺一句。

“所以姐姐我才要找你们联手啊。”

醉月夫人说着,站起身来看向窗外风景,继而说道:“只要我们四姐妹重修旧好,就能说服巫凤妹妹和那个姓秋的男人婆,据我所知,除了小玉妹妹你曾经教过陈轩神道修炼法门外,巫凤妹妹和秋三娘子也和陈轩关系极好,我们可以利用这层关系将陈轩骗过来,这小子身上很可能拥有某种可以和尘霄进行心神联系的秘法或者宝物,到时候我们无须动用武力,就能让陈轩引尘霄回来,皆大欢喜。”

暖暖清新的小性感

“呵呵,你觉得我和巫凤还有秋三娘子会帮你做这种事情么?”玉罗刹始终觉得醉月夫人不怀好意。

而醉月夫人早就料到玉罗刹会这样说,她先看了玉罗刹一眼,再看向梵秀冰,然后轻媚一笑:“两位姐妹,你们好好考虑一下;中州这场大戏才刚开场,我和素吟都会在中州逗留一段时间,咱们不着急。”

说完话,醉月夫人和素吟一起走出茶斋。

玉罗刹目送两人离开,又冲着醉月的背影冷声说了一句:“恐怕在中州逗留的不止你这个贱人,还有被你迷得团团转的那几个隐世邪宗老家伙。”

“玉施主说得不错,看来被正道压制千年的隐世邪宗,也开始蠢蠢欲动了。”梵秀冰脸上浮现一丝凝重神色。

山海界万年以来都是正道昌盛、邪道萎靡,五千多年前大夏皇朝连魔门和巫、妖两道都能压过,其他邪宗更不敢和大夏武修正面抗衡,只能将宗门总址搬离修行繁盛之地,不知道龟缩到哪个秘境、凶地角落里。

而近五千年,倚天万剑宗和道门成为修行界两大最强巨擘,加上魔门没落,其他邪宗还是没有出头的机会,这些邪宗都在暗中养精蓄锐,隐忍了成千上万年。

而现在随着醉月夫人大摇大摆的出现在中州,昭示着隐世邪宗势力很可能就要浮出水面、左右天下大局了。

想到这里,玉罗刹眼中掠过一抹担忧,站起身说道:“我一开始就支持陈轩重建大夏皇朝,现在隐世邪宗力量很可能出现在中州干扰陈轩,我要去风朝提醒他;梵秀冰,你又是怎么想的?能不能告诉我?”

“道门对我佛门于东方修行界发展信众多有扶持,本庵主既然代表极西佛国而来,自然要帮道门肃清一切敌人,避免中州生灵涂炭。”

梵秀冰这番言语听起来完不掺杂任何私人情感。

“无尘庵、忘尘师太,我就真不信你这样取名,能忘得了古尘霄!冰姐,这是我最后一次这样叫你,希望我们不会因为古尘霄的唯一一个弟子而成为敌人。”

说完这句话,玉罗刹干脆利落的走出茶斋。

看着玉罗刹身影消失在门外,梵秀冰眸中泛起一抹莫名微光,旋即微微颔首,旁边几个弟子无人猜得出她心意变化。

……

风朝就在圣唐武朝南面边境,玉罗刹很快飞到风朝主城。

此时陈轩已经和诸位红颜还有逍遥宗门人通过挪移阵来到风朝了,正在交待苏玉城、杨流银、林芈他们安排人手、打探局势。

秋三娘子也带着很多高手过来风朝。

鬼仙阴如魅更不用说,虽然她伤势离完复原还差得远,但也并不是什么都做不了。

当玉罗刹进入城主府时,阴如魅正好在某个房间里施展鬼道秘法,尝试锁定地底下深达亿万里的幽冥鬼府道标,然后和鬼帝建立心神联系。

其实陈轩倒也不指望鬼帝能派座下的鬼王上来帮忙,因为不管鬼帝还是几位鬼王都还是极度虚弱状态,休养这么短时间,除了鬼帝自己之外,那些鬼王恐怕没一个能战斗的,最多派出一些鬼修。

“玉师娘,你来了!”陈轩看到玉罗刹,当即和秋三娘子一起迎了过去。

秋三娘子豪爽的拍了拍玉罗刹肩膀:“好久不见啊,玉妹子。”

“秋三姐。”玉罗刹简单打了个招呼,然后把秋三娘子搭在她肩膀上的手拿下来。

秋三娘子知道玉罗刹性格比较冷,所以毫不在意的笑道:“玉妹子,你还是和当年一样,一点变化都没有;看你来的这么急,是有什么要事跟陈轩说吗?”

“嗯。”

玉罗刹郑重的点点头,然后看向陈轩:“是关于醉月夫人及隐世邪宗的事情。”

“醉月夫人和隐世邪宗?”陈轩一听,不由微微诧异。

玉罗刹快速跟陈轩解释了一遍,陈轩和秋三娘子听完后神色也变得凝重起来。

看来重建大夏皇朝的阻力,不单单是道门那么简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