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后,夜郎国战败,夜郎后裔在极短的时间之内,彻底在这个世界上消失,一个神秘的西南古国,就这样无声无息的没有了,像是从来都没有存在过一样,只有在历史的典籍上留下了一些只言片语。

之前,葛羽他们搞明白了,夜郎国突然神秘消失的原因,可能是夜郎国的大祭司和一众巫师,找到了一个通往地下世界的通道,将整个夜郎国的人给举国迁移到了这里,一直忍辱负重,励精图治,希望有一天能够打回去,覆灭了汉国。

但是夜郎王兴同被汉国大将陈立所杀之后,尸体却被夜郎国的人给带走了,也一并带到了这个叫做黑天域的地方。

当初葛羽他们几个人一同进入这个墓室的时候,还觉得有些奇怪,到底是什么人,能够拥有这么高规格的墓葬,外面几千具红色棺材作为陪葬,现在看来,如果这个墓室的主人是夜郎王兴同的话,一切就好理解了。

在最为强盛时期的夜郎王,受到整个夜郎国的拥护和爱戴,能够拥有这样的墓葬也就不足为奇了。

夜郎王兴同的确是死了,可是他现在却靠着吞噬了小纪的能量重新复活。

但是此刻的夜郎王兴同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复活,因为他原本就是一个死人,而且是死后将自己炼化成了一个邪物。

葛羽仔细观察着眼前这个古夜郎王,在心中暗自判断这夜郎王兴同到底是个什么邪物。

玄门宗算是华夏道门之中,对于各种邪物最有研究的项级宗门。

一般的僵尸邪物,葛羽一眼就能瞧的出来,可是眼前这个邪物,看上去有些特别,让葛羽一时间分辨不出到底是什么厉害的存在。

不过葛羽倒是能够从外面的那些成精尸中,逐渐推算出眼前这个邪物是个什么东西了。

葛羽第一个想到的是僵尸。

火车站前白衣天使柳铃铛清纯阳光少女写真图片

绝大多数的僵尸都是没有自我意识的,即便是不久之前他们遇到的成精尸,也仅仅只有一点儿朦胧的意识,算不上顶级的僵尸。

而眼前这夜郎王兴同就厉害了,他不光有自己的意识,而且意识十分清晰,同时,他还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将人吸成一具人干,转化为己用。

葛羽猜测,即便是没有小纪过去送死,眼前这个古夜郎王兴同,也一样能够苏醒过来。

通过刚才葛羽对小纪的表现来看,小纪好像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站在那古夜郎王的身边,这家伙很有可能一时好奇,盯着古夜郎王的那具干尸多看了几眼,古夜郎王睁开了眼睛,他的那双眼睛,将小纪给勾住了,所以才会不由自主的走到他的身边,落得这个下场。

一具僵尸兼具有清晰的意识、吞噬他人精血的力量,同时一双尸眼还能对人产生极大的诱惑力。

通过这三点,葛羽在脑海之中不断搜索关于这种邪物的特点。

很快,葛羽脑海之中便出现了一个恐饰的名词一一不火尸!

所谓的不灭尸,便是不生不灭,与天地永存。

这种不灭尸大部分时间都保持一种干尸的状态,甚至于几千上万年都保持这种状态,然而,这么长的时间内,它并不仅仅充当一具干尸的角色,在那种沉寂的状态之下,它无时无刻不在修行,以此来提升自己的道行。

就在这个墓室外面的那几千个红色馆材,在那山洞里放着也不是摆设。

那几千具红色棺材一是自己修行,而是给这具不灭尸提供可以吞噬的尸气,帮助不灭尸修行,通过外面几千具棺材里的尸体源源不断的给不灭尸提供尸气,它的道行才会与日俱增。

它们之间,是相辅相成,相互依存的状态。

同时,这个山洞里的僵尸,还需要每隔上一段时间,送来活人放在山洞里面,给他们提供新鲜的血液。

如果送来的人是修行者那就最好不过,因为修行者的血液对于僵尸来说更是提升道行的大补之物。

阴差阳错之间,他们慌不择路,跑到了这个夜郎王兴同的墓室之中。

这才是真正的刚出狼窝,又入虎穴。

眼前这夜郎王化作的不灭尸,可比外面那些成精尸要恐怖的多了。

“大家伙小心了,眼前这位是一具极品僵尸,僵尸中的战斗机一一不灭尸!今天说不定,咱们都要死在这里!”葛羽大声跟众人道。

“哈哈哈……你竟然识破了本王的身份,还算是有些见识……不是说不定,而是你们今天必须都要死在这里,就凭你们几个,还想从本王这里活着离开吗?你们也太高估了自己吧。”那夜郎王一副满是蔑视的口吻说道。

听到葛羽和夜郎王的话,几个人的脸色瞬间大变,然后再次各自后退了几步,扩大了对这具不灭尸的包围圈。

眼前这个夜郎王兴同,在这里存在了两干多年,为了将其培养成一具顶级僵尸,整个夜郎后裔不知花费了多少心血。

只是这个时候,众人也计较不了那么多了,活命要紧

“黑哥我不信这个邪,自古邪不压正……”黑小色首先出手,双手一震,顿时一大片红雾朝着那不灭尸笼罩了过去。

他想要借助那些红色彘虫的力量,将这不灭尸给啃成一堆白骨。

可是他这样做完是徒劳,葛羽知道这不灭尸有多强,红色彘虫对付人没啥问题,可是僵尸……

不多时,那些红色彘虫就已经尽数落在了不灭尸的身上,密密麻麻的一片,将那不灭尸给包围的滴水不漏。

还有些红色彘虫没有了落身的地方,就围绕着那不灭尸飞舞,寻找空隙。

大家伙拭目以待。

“雕虫小技。”不灭尸冷哼了一声,身上突然有黑色的尸气弥漫了出来

“黑哥,赶紧将你那些红色彘虫给召唤过来。”葛羽感觉情况不妙,大声喊道。

黑小色连忙去召唤那些红色彘虫,可是为时已晚,当不火尸身上的红色彘虫飘飞出来的时候,那些红色彘虫大片大片的掉落在了地上,都死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