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好吧!”

小丫头表示接受这个结果,但是在转身的时候,还是叹了口气。

看着她那一副小大人的模样,姜易也是哑然失笑。

不过小孩子总是容易被眼前的事情影响。

有潘潘在,她的失落情绪也很快恢复了过来,等到上了飞机,两小兄妹就直接把妮娜的事情放到了脑后。

“哦,对了,小易,公司已经帮咱们订好了酒店,还是上回的文华大酒店,小家伙们对那里熟点,也省得他们晚上闹腾!”

安稳的坐下之后,白宇也把住宿问题跟姜易说了一下,只是后者一听,脸色顿时有些不自然。

他跟文安安一起生活这么久了,闲聊之中,也是说了不少之前的事情。

巧的是,文安安已经把上一回在文华大酒店的始末都告诉了姜易。

这也是姜易现在有些忐忑的原因所在。

毕竟自己做的事情可是够离经叛道的了,打了二舅哥,还骂了老岳丈。

现在,他已经知道了文少君就是文华大酒店的总经理,可是却还要亲自送上门去。

紫春长白裙少女气质怡人唯美写真图片

“怎么了,怕了?”

文安安看着姜易突然沉默,哪能不知道他心里是在想什么。

不过这一回,她也是没辙了,因为来机场的路上,安总监就给她打过了招呼。

说文老爷子已经提醒过了,这一次她一家去首都,要么去文华大酒店住,要么就直接去文家老宅。

文安安是清楚这一次去首都除了演唱会之外,最重要的就是带姜易见爸妈了。

所以,对于这样的安排,她也很是无奈。

毕竟在见到老爷子之前,是该帮着姜易攒点好印象了。

要知道,整个文家,除了文鸿老爷子把姜易当个宝,其他跟他有过交集的,对他印象可都不是多好。

“怕?我怕个啥呢,不就是见家长吗,我都做好准备了!”

姜易在脑海中不停的翻腾着从文安安那里打听来的文家成员信息,很快,他就有了计较。

今天,就要入住文华大酒店了。

别的人都暂时不用想,只需要考虑一下见到那个被自己打过的二舅哥时,到底该如何应对就行了。

“安安呀,你那个二哥,他有什么喜欢的东西吗?”

思前想后,姜易还是决定投其所好,到时候,自己在陪个笑脸。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面人,即便是之前有过误解,在自己这样一套“礼路”之下,他也不好再发难了!

“二哥嘛,他最大的爱好就是赛车了,难不成,你想要给他买车吗?”

文安安眉毛一挑,饶有趣味的看着姜易。

她知道姜易现在身家不菲,但是要是让他拿出大笔的流动资金,那还是有些麻烦的,毕竟他的钱都投进了童话镇那边。

“赛车吗?嘿嘿,那这就好办了,到时候跟他来个以武会友,不怕降不了他!”

听着文安安透露出来的最新消息,姜易反倒放心多了。

毕竟喜欢刺激类运动的人,气度应该都不错,应该不会因为上一回的事情跟自己计较。

而且这样的人更容易佩服比自己强的人,所以反而更好相处。

但前提是,你确实得在他的领域里超越他。

“呆易,我可跟你说,你现在是有家室的人了,我不许你去玩那种危险游戏!”

文安安一听姜易要以武会友,马上就瞪大了眼睛,给出了严厉的警告。

“呃,那个放心吧,我不会鲁莽的!”

姜易眼神闪烁,明显是没有把文安安的话听进去。

而另一边的白宇听完了两人的对话之后,也是一头雾水的凑了过来问道:

“咋了小易,看你的意思,去文华大酒店还有些为难?”

“嗐,不是啥光彩的事情,算了,给你说了也无妨···”

路途无聊,姜易也是把一次的首都之行事无巨细的都说了出来。

“我去,你牛,连二舅哥都敢锤,服了!”

白宇听完之后,也是拼命忍住,最后才没有笑出来。

在他看来,姜易这一次完就是送上门当菜。

在这样想的时候,白宇丝毫没有觉悟到,就是他自己把兄弟送到别人砧板上。

“当时我以为他要对蕊蕊不利,所以才打了他,谁知道是个乌龙!”

姜易也是无奈,只能苦笑。

白宇乐完之后,也是很担心他这个老伙计,便问着要不要换地方!

“算了,不换了,又不是龙潭虎穴,再说了,还有安安在身边,他还能咋地!”

可是,和姜易想的不一样,此刻,文少君正带着他那个死党开着车往机场赶。

两个人都被姜易揍过,碰到一起之后,自然是兴起了一些别的心思。

“少君,你那妹夫要来了,咱们这一次,一定得好好的整整他,我那顿揍,他不能白挨!”

“我也正有此意,虽然这样做,有点没风度,不过确实不能白白的让他揍一顿!”

“那咋弄,你说,我来配合你!”

“嘿,大马,我还不知道你,从小到大,你小子嘴上说配合,可让我背的锅少了吗?”

“诶,少君,你说话要讲良心,上一回我不就替你背锅了吗?”

“那行,既然这样说,这一回的办法就由你来想。

你也知道,姜易和我,那也算是一家人,这要让我那妹妹知道是我想辙坑他,那告我一状,我可就惨了。

你不同,上一次,他平白无故打你,就算你这一次打回去,那也算是扯平了!”

慑于严厉的家教还有对妹妹的爱屋及乌,文少君始终都不愿意站到前面,只是怂恿着大马出头。

“好吧,我看你的面子,咱也不用太过分了,到时候,你出面,把他请到我的那个酒吧里,剩下的事情,你就看我的吧!”

大马想了想死党那严苛的家教,最终把这件事儿给揽了下来,算是初步订好了计策。

飞机快降落的时候,姜易连连打了好几个喷嚏,心里也是犯起了嘀咕:

“这是谁在念叨我吗?”

“爸爸,你怎么了!”

小丫头看到爸爸打喷嚏,马上就拿着纸巾凑了过来,暖得像是一个小天使。

文安安也是一脸关切的看着他。

“哦,没事儿,可能是空气里面有灰尘,我太敏感了,你赶紧坐好,我们快要到了呢!”

姜易接过纸巾,把小丫头放到了座位上,没多久之后,乘务员的提示音就响了起来。

两个小家伙先是欢呼了起来,毕竟正处在活泼的年纪,把他们困在这个狭窄的地方,也实在是为难他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