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mp;bsp;他满脸疲倦。他

满面风尘。可

他更满脸盛气!六

年时间,铸就了非凡的灵鹊,更铸就非凡的凌风。熬

炼过生死,凌风精元消耗太多,哪怕是太一真水都很难在短时间内滋润,因而凌风便想“冬眠”,在睡眠中恢复气血。然

而。他

太“天真”了,死神武帝们并不想凌风“冬眠”,在灵鹊出世的时候,他们便忍不住了,想给凌风一点颜色看看。

他们来了。带

着六年前的悲惨。

带着六年前的伤感。

更带着此刻的怒意。他

施淡妆温柔美丽少女蕾丝长裙花下写真

们要凌风跪在他们的脚下唱征服。显

然。凌

风是不可能让他们如愿的。“

我王出世,这下麻烦大了!”

黑凤凰脸色直接黑了,就是黑熊也麻了爪子,凌风还不知道灵鹊已经出世,这要是贸然冲上去只怕会倒血霉。咻

黑凤凰一个箭步闯进泠鸢领土,出现在凌风面前。

“我王,死神名册皇帝出世。”

“哦?”

凌风一愣,睡眼惺忪的打量黑凤凰,意识还没有完恢复过来,不过对于皇帝倒是没有那么多吃惊。区

区皇帝而已。何

必惊慌?

又不是道帝!“

皇帝?”下一刻他问道。“

是的,今天才刚刚出世。”黑凤凰恭敬的应道,现在凌风便是整个魔道的希望。“

刚刚出世便这般急不可待吗?”凌

风咧咧嘴,还真没有将皇帝放在眼里,不过他也理解这种心思,只怕是想立威吧?只

是这立威是不是立错对象了呢?“

我王,皇帝不同于灵帝……”黑凤凰隐晦的点出利害,凌风真要死磕皇帝是非常麻烦的。“

呵呵,皇帝!”

凌风魔目逐渐清醒,变得冷冽起来,直接望向灵鹊,不需要去找,只因那特有的皇帝气息太熟悉,属于其他人物身上没有的。“

貔貅、朱雀么?”灵

鹊肩头盛放,两头生灵太显目,凌风能够看出那并非是真正的生灵,而是两大空间。

“凌风可敢与我死神一战?”

“欺压我们这么久,现在是该付出代价了!”“

来啊,再现当年勇啊!”

“凌风,你不会不行了吧?”

死神名册的武帝们满脸讥笑,真个没有将凌风放在眼里,现在他们有灵鹊这个靠山,何惧凌风?“

有何不敢?”

凌风咧咧嘴,不就是一位皇帝么?

能上天?两

年前,他便问道成功,直入皇帝境界,自然不惧灵鹊,而后面两年则是在努力提升自己,并且遏制体内的力量,让气势不显,否则现在人们将看到的是一位盖世皇帝,可俯视他们。哪

怕是灵鹊此刻都没有勇气出面。

显然。

这并非是凌风想要看到的局面,在这里他受到的镇压很少,但只要走出死神学院,他处处危险,而皇帝与第二道仙力则是他保命的手段。“

我王不可啊!”

黑熊闯进来,极力劝阻。

“我王三思!”魔

帝们此刻倒是表现出忠心了,在死神学院他们如果不抱团,那就很容易被死神名册的武帝们“吃掉”。

“无需多言!”

凌风直视着灵鹊,说道:“你想战,那便战!”“

好!”

灵鹊上前,满脸堆笑,但那笑像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充满杀意。她

来到凌风面前,直视着凌风。“

曾经的星空第一么?”

“正是!”

凌风怡然不惧,体内有淡淡的光雨飞出,那邋遢形象瞬间瓦解,胡须自然脱落,睡眼惺忪亦在此刻变得神采奕奕,容光焕发。

他又变成了那个俊朗丰神的青年。“

退后!”灵

鹊冷喝一声,示意死神名册的武帝们后退,不要被他们的力量伤及。

事实上。并

不需要她多言,武帝们早已远离战场,一个个满脸堆笑,坐等凌风被灵鹊镇压。

而且。不

少武帝正在组织语言,只要凌风落下风便立刻进行语言侮辱及打压,让其感受一下他们这六年的痛苦与煎熬。“

退后吧!”凌

风示意黑凤凰等远离,这里并非是他们能够涉足的。“

是!”

黑凤凰、黑熊等虽然不想凌风与灵鹊对决,但现在已经无法遏制,他们只能悲伤的坐等一个悲剧落幕。很

快。众

位武帝及魔帝便飞出了泠鸢领土,一个个翘首以盼。

然而。让

他们没有想到的是,那场中的两位人物并未动手,更准确的来说,灵鹊在众位武帝离开后,便祭出了力量,貔貅空间与朱雀空间皆曾盛放,但当凌风满脸微笑地望来时,那两大空间竟然迅疾地灰暗下来。凌

风凌空而立,飘飘若仙。

他微笑地打量着灵鹊,身上有淡淡的气势释放而出。

那是气场!

皇帝气场!他

没有祭出力量,只是平静地望着灵鹊,任由身上的气场推荡而出。灵

鹊亦凌空而立,与凌风对峙。

只是。初

时,她想动用皇帝力量将凌风直接镇压,用相同的秒杀天威让其俯首,可当那皇帝气场推荡而来时,一切都变了。

灵鹊道目中闪过一抹惊色,进而那惊色变成了惊慌与骇然。就

是那么一刻!她

如遭电击,力量顷刻间消退,不是她不能动手,而是不敢。只

因。此

刻的凌风就像是一座宇宙,没有任何漏洞,达到了“水溢”的程度,更是无懈可击,只要她敢动手立刻就要殒命。

那是方位的镇压!

他仿佛正在告诉她,何谓君王。

任何角度是生门更是死门。这

就是凌风!曾

经的星空第一!灵

鹊倾尽力,她不想保持这个状态,她要找出破绽,将凌风镇压,可片刻过去,她依旧不敢动手。一

炷香匆匆,灵鹊保持那个资质,不敢稍动。

一个时辰,灵鹊身上沁出冷汗,道魂都在震荡。可

。她

依旧没有勇气打出那股力量,没有勇气直视凌风的眼睛。仿

佛,有一口黑洞正在将她吞噬。“

盖世……皇帝!”灵

鹊口中呢喃而出,满脸悲凉,她本以为自己是第一个问道皇帝的人物,可镇压世间一切敌,在其出世后,便忍不住想要拿凌风祭刀,却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场面。整

整三个时辰。

灵鹊一直处于这种状态,浑浑噩噩,道心都要瓦解。

她手腕上尽是青筋,她额头上尽是冷汗。她

望向凌风的道目湿润了。

泠鸢领土四周人们更是看不懂,特别是死神名册的武帝们,一个个发愣,这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灵鹊不是要镇压凌风的吗?

就是黑凤凰、黑熊等亦蒙蔽,不过只要灵鹊没有镇压凌风,那便是最好的结局。

“还算不错!”半

晌,凌风淡雅而说道,对灵鹊的竟然是赞许。

灵鹊心中悲凉,更多的却是叹息,她自己才清楚到底遇到了什么样的妖孽。

而且。

她更知道凌风是在赞许她没有动手,否则下场会更悲惨。

这是她人生中第一次被这般赞许,因为不敢动手……当

那推荡而出的气场消失,灵鹊才敢活动那几乎麻木的手脚,可那麻木的道心要如何才能够活动?

“你没有足够的仙金?”

她沉吟片刻,才缓缓地问出。“

没有!”

“你没有仙古天功?”

灵鹊接着问道。“

没有!”

凌风额首。

“星空第一当之无愧!”

灵鹊飞落虚空,向着凌风拱拱手,这才蹒跚地走出泠鸢领土,整个过程更让那些武帝发懵。他

们如何能懂?

没有足够仙金,没有仙古天功,如何才能问道皇帝?

这里非仙古。

这里是当世!凌

风靠自己撕裂天资,本就是不同的,死神名册努力那么多年没有办到的事情,出现在凌风身上,如何再战?仙

金可裂天资。

可。真

正可怕的是正是凌风这种靠实力裂仙资的人物啊,连天都镇不住,还有什么人物可镇得住?毋

庸置疑。凌

风将无敌于世,活出另一个精彩。当

世靠仙金裂天资而问道的皇帝皆是他的磨刀石。她

输得不冤。

曾经的壮志凌云在此刻强大的凌风面前……灰飞烟灭。

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斗。

可。即

便没有硝烟,它依旧精彩!

不可一世的灵鹊竟然拱手了,皇帝人物竟是没有镇压凌风。

这是个奇迹吗?很

多武帝费解,想要寻问,但灵鹊心灰意冷,没有解释的意思,禁自飞出。

有些事情不需要解释!

有些人注定要精彩夺目!而

她不过是第一个悲剧而已,那下一个悲剧呢?

“你很不错!”每

当想起凌风这句话的时候,她心中便是一片苦涩。

而且。她

的道心出现了问题,需要她自己来解决。尽

管。

死神名册的武帝们并不满意这样的结局,但他们知道要是他们再敢侮辱凌风,那就是在找死了。

毫无疑问。凌

风的时代还未落幕,还在继续。

“贼老天啊!”

一些人物气的直吐血,那该死的凌风为何就是镇压不了?到

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们还可以等,即便失败十万次,但只要成功一次便够了!”一

些人物咬着牙说道。

灵鹊“不愿意”镇压凌风,可他们还有死神第一,还有少主小鱼,还有天才萧讯,他们就不信区区凌风还能够翻了天?amp;bs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