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松不是一个斤斤计较的人,这次真切的听领导说要给自己请一个三等功,他心情是十分激动的,李教导这么说了,就算是彻底定了。白松从办公室里面出来,就给老爹打了电话,把这个事情给父亲说了一下。

“行啊,你们领导对你不错。”白玉龙听到这个事情,说道。

“是吧,我就说我们领导对我不错呢。”白松得意的说道。

“臭小子,你呀,到现在没明白我在说什么,这也就是你是我儿子,别人谁也没人告诉你。”白玉龙道:“听你小子上次回来还跟我吹嘘最近在看什么法律书,那我且问问你,公安民警在什么情况下,可以授予三等功?”

“啊?还有这个规定?”白松翻遍了脑海,《宪法》?《刑法》?

“《公安机关人民警察奖励条令》里有规定,对成绩突出,有较大贡献的,记三等功。后面还有细分,比如说你这两次的事情,一次算是工作成绩突出,另一次算是依法打击侵犯公私财产的违法行为,总的来说,成绩都算是突出。

可是你别忘了,你还在南疆省抓了俩小走私犯,还破了一起杀人案,这两个,你们教导员都没给你算一起吧?”白玉龙道:“这已经算是很优待你了,每年的案子那么多,我有个同事,抓过两次杀人犯,三等功都没有一次。”

“怎么可能?”白松惊了,杀人犯!

“怎么不可能?”白玉龙道:“立功受奖,是组织对你的肯定,这东西不能强求,你们教导员说得对,该是你的就是你的,言外之意,不该是你的,不要过分的去想。比如说你抓到的那个穿山甲,其实你的贡献很小,换谁去都能抓到,所以按理说,你功劳并不大。

杀人犯也一样,领导安排你去路口蹲着,你一下子就把人抓住了,那不给你功劳你也别心酸。就拿们专案组破的那个分尸案子来说,亲手抓住凶手的那个人,功劳其实还没有你大。

咱们还是很公平的。我估计你在南疆省遇到的那个案子和你们专案组破的分尸案,你们专案组能给你往市局合并报一个二等功,二等功得是省级机关才能发放,直辖市倒是简单一点,市局就能决定。具体会不会给你,你也别期望值太高,不过保底也是个三等功了。”

“啊?爸你误会了,我没有觉得领导少给我功劳了啊我这些所有的加在一起,能给我个三等功我都很满意了!”白松听了父亲的话,喜上眉梢。

山花烂漫处闻香识女人

“行啊,有这个心态就好。遇到事情冲在前,分功拿奖站在后,必须得有这个心态。”白玉龙嘱咐道。

“爸你放心吧!”白松就差拍胸脯打保证了。

“嗯…不行,我还得再嘱咐你两句。第一啊就是,一定要记住,你能够获得的,一切的功劳,都不是你个人的,而是集体的,没有集体,你不仅寸功不会有,办案也会十分危险。

你现在比我当时出身好,名牌大学毕业,但是切记切记,团结是第一位的,公安局绝对不能存在一个人搞独立的情况,你现在还没有这个样子,但是你太小了,啥也不知道,这再给你两个功劳一封,万一得意忘形,再想改回来,就麻烦了。”

白玉龙言辞恳切地说道:“这第二,就是安。遇到事在前没错,但是不能傻乎乎地冲,该有的设备和装备必须带上,而且切忌,忌讳的忌,切忌不能一个人蛮上,记住了吗?”

“记住了记住了。”白松深深地记在了心里。

很多人觉得,领导的孩子更容易当领导,就是靠关系黑幕,其实也不尽然。生在领导的家庭里,父亲和儿子之间是绝对不会有保留的,言传身教之中,孩子的见识与为人处世,与纯粹得普通人出身的人,是完不一样的。

父亲的话,白松丝毫没有不耐烦,这些话父亲很少教自己,只有遇到了事情才会跟他说,而这种时候,白松往往能够深深的记住。

“别有太大压力,你年轻,不犯原则性错误,就什么也不要怕,有事情还有你爸呢,哈哈…”白玉龙心情很好。

“对了”,白玉龙道:“等过了年,我工作没那么忙了,我和你妈去一趟天华市,给你看看房子。”

“啥?房子?我才多大啊。”白松一时半会儿没想到父亲怎么一下子拐了这么大的弯。

“嗯,时间很快的,过了年,明年八月,你就转正了,公积金也能用了。我和你妈没那么多钱,但是给你拿钱凑个首付还是问题不大的,房价我感觉还会涨,早点给你买个小房子,我和你妈也安心一点…”

“知道了知道了…”

白松挂掉了电话,想起了陈建伟。

当父亲的,虽然有时候看着那么严格、严肃,但是他们在外面一切的奋斗,都是为了孩子更远的未来。

白松心想,也许,只有当自己成了父亲,才会真正的明白吧…

下午和晚上,所里的气氛都有些不同了,所里好几个不值班的民警都静悄悄的回来,收拾收拾东西,静悄悄的离开。

白松知道,这几位都是明天中午要一起出发的兄弟们。

四组的人数还算满编,这次出行的是白松和孙爱民,携带警服以及手铐、脚套等警械,不携带枪支,明天中午1点钟部前往分局集合。

也不知道是不是这种气氛很有感染力,整个晚上及后半夜,辖区内的警情特别少,仅仅只有一起纠纷,而且等警察到了以后,纠纷都已经自行解决了。

所里的工作都已经交接完毕,第二天上午,孙所召集了所里要出去执行任务的八人,给大家做了动员工作,简单来说,服从命令、听从指挥、绝对保密、注意安。

“这次出去,有啥事你就跟着老孙,跟着队伍走,有事就给我打电话”,孙唐在白松宿舍里帮白松装包,把上午出去买的常见药物塞到了白松的包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