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残破的战斧,乃他骨族曾经一位快要达到武学宗师的高手,炼制三十年,呕心沥血才成功。虽说在几百年,被七大圣院的高手打烂,依旧有着强大的威能,杀气如霜!

“战矛,来!”扶苏冷喝,意气风发,呛得一声,扶五苏手中的金色战矛,自动飞回。

这金色战矛,在他大秦也是一件宝贝,因他天赋出众,被父皇赏赐。一般人物,他根本不需要动用。

金色战矛飞回他手中,被他灌注强大的能量,散发出来的光芒更加的璀璨了,奋力一掷,战矛脱手而出,似一条金色大龙,摇头摆尾,冲杀而去。

轰隆隆!两人展开激烈的交手,光芒飞舞,这地方产生暴动。无数岩石、树木、瀑布、全部炸开,破坏力惊人。

他们就像两尊神邸般,一个金光耀眼,一个乌芒滔天。

所有人惊骇。这才是真正的高手啊,随意的一招,就给他们一种来自灵魂的悸动!

王腾也目眩神池,暗想:“以我现在的实力,即便拼尽全力,也不会是两人三招之敌。”

轰的一声。

扶苏和骨二展开一次硬拼,光芒呈圆形,自他们为中心扩散,似大浪般,一重接着一重,非常壮观。

最后两人各自分开,遥遥对持。

“不愧是诸国三大奇才,名不虚传,今日我就暂且,饶过他们一次,咱们后会有期。”骨二面色阴沉,冷冷挥手,道:“走。'

纸小兔青春出游俏丽可人

“二哥?”骨七愣道。

骨二摇头不语,骨七见他面上凝重,心想:“看来扶苏果然了得,连二哥都奈何不了他。”便也唯有不甘的带领人马走了。而随着他们的彻底散开,此次风波,也算就此熄去,不少人死里逃生,差点虚弱了下来,喘了几口粗气。

“大哥,没事吧。”六公主迎了上去,笑道。

“无妨。”扶苏微笑,道:“幸好来的及时,若有个三长两短,我可没法回去跟父皇交代。”

扶五苏对他这大哥,有着打自内心的崇敬,道:“大哥,怎么不将骨二拿下,他们骨族杀了如此多诸国英才,实在天理难容。”

“这人很不简单,我也没把握留住他。他强行退走,乃最好的选择。”扶苏星辰般的眸子,看了一眼这尸横遍野的山地,微微一叹,道:“武极宗的遗址,已价值不大,此地不宜久留,还是赶快离开吧。”

众人齐齐点头,他在这里,就像一个耀眼的领袖般,让人心悦诚服。

……

……

再次回到龙门战场的草原上,王腾望着一望无际的大草原。这般遗迹之行,差点被骨族众人陷害,死里逃生后,还真有种恍如隔世之感。

“谁是王腾?”就在这时,扶苏的声音,忽在人群中响起。

王腾一怔,视线望去,但见扶五苏、姬昆、乾昊等人正在围拢着扶苏,六公主涨红着小脸,似在跟三人发生争吵,说什么:“他绝对不是这种人”之类的话…

察觉到扶苏的目光,落在自己身上,王腾不知对方有何用意,拱手道:“正是在下。”

扶苏身材修长,金冠束发,打量了一番王腾,淡笑道:“多谢此前相救舍妹。”

王腾道:“不敢,举手之劳而已。”

“听舍妹说,在武极大殿的地下石室中,得到了一个“异物”,不知是何东西,可否让我开开眼界?”扶苏忽微笑道。

王腾心头登时咯噔一下,暗呼糟了,心想:“看来六公主无意,将在石室内的事情都跟扶苏说了。”这大地炁铁的事情,自不能告诉任何人,摇头道:“那只是一个普通的铁块,我事后察觉到毫无出奇之处,已随手将它扔了。”

扶苏笑道:“那可是天玑子唯一留下的东西,竟能弃之如敝屣,如此气魄,倒是令人有些难以置信啊。”

王腾一口咬死,他已扔了。

扶苏轻笑道:“既然不愿与我等分享,我自也不会强求。不过……适才听闻曾冒充我国七皇子,可有此事?”

“嗯,当初下乃无意冒犯,还请见谅。”王腾说道。

“我国在西北诸国内,也算略有薄名,倘若常人,都借着我国的名头,在外面耀武扬威,我国将颜面将何存。”扶苏叹道:“念在曾救过舍妹下,便以后在我身边一年,示以惩戒。”

六公主紧张道:“大哥,不是说,不跟他追究他身份吗?”

扶苏笑道:“我只是治他一个犯我国威之罪,可跟他的身份无关。”六公主道:“大哥骗我,刚才明明说,只要我将石室内的事说一遍,便不找他麻烦的,怎么……言而无信啊。”

原来适才出来的时候,扶苏与他闲聊,笑问:“六妹,在武极宗内,都有什么好玩的。”

她笑道:“哪有什么好玩的,就是见到了天玑子。”

扶苏很意外:“天玑子?”

她说:“嗯,他已经死在一个地下的石室内。”

扶苏道:“什么石室?”

她说:“也没什么,里面布置很简单,哦,对了,有一个大鼎炉……里面有……”

扶苏道:“有什么?”

扶苏笑道:“我就不告诉。”

这时扶五苏、姬昆、乾昊等人正在说什么王腾可能是骨族之人云云,她便与三人吵了起来。

扶苏笑道:“只要告诉我石室内的一切,我便相信他的身份,不跟他计较。”

她很开心说:“真的?”

扶苏道:“大哥何时骗过?”

她心想:“好吧,王腾救过我,我也要帮帮他。”便将石室内的所在都说了一遍。

六公主见大哥,要囚禁王腾,登时急了,说其不守信用。

扶苏摇头笑道:“六妹,我可没说他是骨族的人。他冒充我国皇子,我只囚禁他一年,说起来也算是仁至义尽了。更何况,说很感谢他,这一年来他跟在我身边,们倒也可以多多相处,岂非一举两得?”

六公主登时脸都红了,心想:“原来……大哥是在为我好。”想到能跟王腾相处一年,一时心中欢喜无比,怨念全消。

扶苏对王腾,道:“小兄弟,看如何?”

王腾暗想:“此人说的合情合理,但我身怀大地炁铁这种宝贝,不得不防。”摇头道:“抱歉,在下还有要事在身,不能答应。”

扶苏淡淡道:“可知……从来没人敢拒绝我?”一股莫大的威严,自他身体爆发出来,排山倒海的席卷而来,压迫的王腾呼吸猛地一滞。

殊不知,王腾意志坚定,愈是在别人欺压,他越是不从。冷笑道:“也从来没人能强迫我做任何事!”

众人惊骇,他竟然顶撞扶苏?

扶苏道:“是吗。”大手一探,向王腾覆盖而来!

“且慢。”柳红排众而出,手持战剑,道:“这件事皆因我而起,若皇子想要动手,就将小女子也一并算在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