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后悔是吧?

好,反正待会你想后悔,也没机会了。”

辛玉尘说着,转身看向三将。

“温伯伯,陈轩辱我将门,今日请您降下严惩!让民众知道,我将门不可辱,抗战英雄之后不可辱!”

他这句话说得慷慨激昂,仿佛自己就是当年的抗战英雄一样,意气风发。

但是辛玉尘的话,反而让记者们有点反感了。

毕竟刚才他对茅老头说的话,带着强烈的羞辱性。

而看到茅老头穿着非常朴素的军装,年纪都有十岁了,按照这个年龄猜测,很可能就是当年的抗战老兵之一。

这样的老人,应该受到尊重才对。

记者们因为畏惧辛家的背景、以及收了辛玉尘酬劳,才会过来报导今天的婚宴,但他们并不是毫无下限的。

辛玉尘羞辱抗战老兵,触到了记者们的底线。

未等温将开口,一个女记者抢先说道:“辛少,你们辛家虽然是将门之后,但也不应该对这位老兵不敬吧?”

骑自行车的清纯美少女

“你懂什么?

当年这个茅老头只是跟着我太爷爷打过仗而已,那些汗马功劳都是我太爷爷立下的,茅老头就是个小兵,就算这样,我们辛家还是收留了这样一个废物几十年,已经算是仁至义尽!”

辛玉尘仗着有三将撑腰,说话愈加的肆无忌惮,辛磊越听越不妙,但却来不及阻止。

而他再次辱骂茅老头,引起现场记者一片哗然,有些人已经偷偷把辛玉尘说的这段话给拍下来。

茅老头气愤的指着辛玉尘道:“你、你别在这血口喷人,当年抗战,我就和你太爷爷冲在最前面,谁说我没有功劳!”

“呵呵,茅老头,你没几年可活了,还是下去跟我太爷爷说去吧。”

辛玉尘一声冷笑,又看向陈轩,“等陈轩一倒,沈氏集团一倒,我看还有谁敢资助你!”

陈轩听辛玉尘这样说,却是微微摇头,这个人已经膨胀到了极致!简直就是将门之后的耻辱!辛磊为了避免夜长梦多,他低声对温将请示道:“温将,差不多该惩戒陈轩了吧?”

“别急,先等人。”

温将语气冷肃的说道。

辛磊闻言一愕:“等人?

我们还要等谁?”

“待会你就知道了。”

温将没有给出直接的答案。

这让辛磊更加疑惑,能够让三将站在这里等的,又是什么大人物?

难道以陈轩的身份,还要让那个大人物亲自到场宣判惩罚?

辛磊不解,听到两人对话的辛玉尘也是不解。

“温伯伯,您只要按照我们之前商量好的,对陈轩施加严惩,我们就可以正常举行婚礼了,没必要拖延下去吧?”

“你在指挥我做事?”

温将顿时脸现不悦。

辛玉尘连忙低头道:“侄儿不敢,一切都听您的吩咐。”

温将没有再说话,就和施将、莫将默默的站着,辛家父子请他们坐,他们也不坐。

这下连记者们都很不理解,这三位部队大佬,到底想干什么?

三将不是辛家请来对付陈轩的吗?

怎么现在反而对辛家很不客气的样子?

就在所有人都不知道怎么回事的情况下,又有人进入礼厅。

众人一看,都十分讶异。

居然是省会的一把手谷先生到场!谷先生的身后,还跟着一群官方工作人员。

看样子不是来参加婚宴,反而很可能是来执法的。

毕竟以谷先生的身份,也不可能参加婚宴,因为要避嫌。

“陈先生,你今日与沈总订婚,真是可喜可贺!”

谷先生朝着陈轩走来,同时含笑说出贺词。

这下把众人都给惊呆了。

还真是来参加宴席的?

而且还是来参加陈轩的订婚宴,而不是将门之后辛家的婚宴。

记者们嗅到了爆炸性新闻的气息,都变得激动兴奋起来。

陈轩微微一笑道:“感谢谷先生来贺。”

“陈先生,你知道以我的身份,最多只能和你说一句恭喜,却不能坐下来喝酒,请你谅解。”

谷先生的言语,一如既往的平易近人,毫无架子。

“没关系,我能理解。”

陈轩说着,目光掠向辛玉尘。

谷先生知道陈轩这一眼的意思,他转身看向辛家父子,还有三位老将。

“各位,今天我除了给陈先生祝贺,还将帮陈先生解决一些事情。”

辛磊、辛玉尘父子见到谷先生,却是一点都不吃惊慌乱。

父子俩心想,难道这就是温将他们要等的人?

似乎想到什么,辛玉尘语气强硬的说道:“谷先生,我知道你来这里是什么意思,我是不会和陈轩和解的!”

他的想法,就是三将等谷先生到场后,一起给他和陈轩做调停之事。

但辛玉尘却没想到,自己想错了。

只见谷先生一脸严肃的说道:“辛玉尘,我可不是来给你和陈先生调解的,而是你身为将门之后,却故意扰乱陈先生的订婚宴,甚至通过电话威胁对我们云东省做出商业贡献的参宴宾客,你已经大大的有违将门之风!”

“谷先生,你意思是,你要处置我?”

辛玉尘除了有点诧异,一点惧意也无,“别忘了,我们辛家是堂堂正正的将门之后,以谷先生你的身份,最好还是和我们井水不犯河水吧?”

“天子犯法,与庶民同罪,更何况你只是将门之后!”

谷先生语气变得十分严厉,他说着,对身后的下属命令道:“先把辛家的宴席给收了!”

“谷先生,你确定要这样做?”

辛磊终于出声,他的语气带着三分冷厉、三分怒意。

“辛磊先生,我希望你明白,你儿子在做什么。”

谷先生说完这句话,便让下属们行动起来。

之前从11楼搬下来的宴席,通通被这些官方工作人员收走。

这下辛家的宾客,连坐的地方都没有,看得辛磊、辛玉尘又是愤怒、又是尴尬。

原本他们打算让陈轩的宴席无人上座,借此狠狠羞辱陈轩。

但是谷先生一到,强势出手,反而让他们辛家的宾客无位可坐!这要是被一帮记者传出去,辛家的脸都要丢尽,以后还怎么说自己是将门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