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身刘争麾下的兵马,培养的就是精锐,他注重的是精而不是量。

麾下兵马虽然不多,可都是精锐。

在这些精锐面对官军可怕的围攻之下,就算刘争能力出众也无法应对历史上如此之多的名将。

所以在一听到董卓要去冀州攻击张角之时,刘争就已经想明白了,他或许是真的要和黄巾军告别了。

虽然他还挺想和黄巾军一起奋战下去,可黄巾军毕竟势单力孤,就凭他也没办法挽救黄巾军的颓势。

当然现在黄巾军还没有落败,刘争也还想再抢救一下,没有直接提出离开黄巾军的想法,而是在等进一步的局势变化再做决定。

只是按照刘争的推测这个。局势变化要不了几天,就会清晰了。

为了应对即将可能到来的大战,刘争自从那日和董卓交战完之后,回到汝南城便加紧让自己麾下的工匠继续打造箭矢和弓箭。

甚至加入到了和工匠一起研究怎么打造新式武器的行列之中,以他现代人的思维,改良一下现有的这些兵器,还是很简单的。

虽然没有太大的改动,但提升个几分原材料的坚韧程度,还是可以的,毕竟他是一个理工男,对于化学方面的知识还是略微懂一些。

回到汝南城,之前被他冷落在汝南城的蔡瑶,倒是马上就又跟在了刘争的身边,刘争在工坊里忙活的时候,虽然没有明确禁止蔡瑶过来,但是蔡瑶过来的时候,还是让刘争略微惊讶。

“咦?你这个丫头怎么来了?”

气质美女一袭白衣纯净面容仙气飘飘唯美写真图片

蔡瑶不过十六七岁,虽然在三国时期,十六七岁已经算是大姑娘了,但是刘争毕竟是 一个现代人,对于没有满十八岁的,统一都当做小孩子。

“我说你回来几天了,都不见人,原来是一直躲在这里。”

蔡瑶一见到刘争,居然还有一些生气。

“你不知道这里是我的军事重地吗,你这个丫头可别忘了自己的身份,你可是我的俘虏,你到这里来,就不怕我把你当做窃取我军事机密的细作,给杀了吗?”

刘争放下了自己和工匠交谈的工作,然后转身冲着蔡瑶走近过去。

刘争还没靠近蔡瑶,蔡瑶这个丫头的一双眼睛,就在这工坊里四处乱看,等刘争走近的时候,这才摇着自己的辫子,含笑冲着刘争说了起来。

“好呀,我算是明白你为什么能够打败我大哥了。而且还能够击败秦颉太守,斩杀朱儁中朗将这些人!”

刘争拍了拍自己手上的灰尘,听见了蔡瑶这个丫头的话,倒是来了兴趣,翻上就反问了一句。

“哦?你明白什么了?”

“你和我见过的其他将军不一样?”

“怎么不一样了?”

“别的将军或者是统帅,根本不会到这种地方来,他们都是趾高气扬的指挥着别人办事,不想你,身先士卒,以身作则,身为一个黄巾军的渠帅,整个汝南郡最高的指挥人,居然整天龟缩在这个破烂的木棚里。”

蔡瑶对这个简陋的工坊还表露出几分嫌弃的意思,可刘争却一点都不嫌弃,相反,他还很喜欢这里,这里毕竟是提升他麾下兵马实力的地方,只要他在这里待上一天,总能够想出一些东西,提升麾下兵马的实力。

而刘争对于蔡瑶的话,却是淡淡一笑,他还真的没有想这么多。

或许是因为古代的这些人养尊处优惯了,不习惯和麾下的士兵同吃同住,身先士卒。

但刘争不一样,刘争是一个现代人,对于平等这个词还是有很大的认知,再加上他穿越到三国以来。

并不是出生在大富大贵之家,而是一个落魄的流民,被黄巾军的人马救了之后,还成为了黄巾军里的一员,辛辛苦苦奋斗这么久才有如今的地位。

所以他对于和麾下的兵马,整天混在一起,并不排斥和反对。相反很享受这种感觉,因此刘争麾下的兵马凝聚力才更强,对于刘争也更为认同。

就连当初,在波才麾下当小渠帅的周仓、裴元绍等人对于刘争也是万分的敬佩。

“得了得了,别闲扯了,丫头这里可不是你应该来的地方,这地方可是我的军事重地,你可是官军的人,来这里万一窃取了我的机密,那我可就不能放你回去了,等一下你就真的要留下来做我的压寨夫人了!”

刘争的一句玩笑话让蔡瑶脸色顿时一红。

“你……你又取笑我,我不理你了。哼。”

“好了,不跟你开玩笑了,你这丫头到这里来找我有什么事情吗?”

刘争知道蔡瑶这丫头很聪明,一般是不会主动来找刘争的,他来找刘争就肯定是有什么事情。

蔡瑶本不想理会刘争,可当刘争缓和了语气主动询问她的时候,她还是马上就冲着刘争开口了。

“我哥那边有消息了。”

“你哥?蔡瑁吗?”

被蔡瑁这么一提醒,刘争才记起,蔡瑁这家伙已经回到襄阳有一阵子了。

按照时间来估算的话,这会儿蔡瑁应该已经重新掌控蔡家了,想到这里刘争不禁眼前一亮,这么说,之前蔡瑁许下的承诺就有机会实现了。

蔡瑁当时可是答应给他两千金,这对于刘争来说可是一笔巨款,能够很大程度上缓解他的经济压力,至少可以用来购置大量的生铁和战马,锻造新的兵器,培养更多的骑兵,大大提升他麾下这三万人马的实力。

所以在听到蔡瑶说起这个之后,刘争立刻追问起来。

“你哥他已经掌控了蔡家,是打算拿钱来赎你了吗?”

“我哥派人来跟我说,他已经掌握了蔡家,不日便会搜集钱财,来找刘争渠帅赎人。”

“那感情好,我正缺钱呢。”

刘争高兴的样子,被蔡瑶看见,蔡瑶的脸上反而露出一抹失落之感。

善于观察的刘争马上就知道蔡瑶心里肯定是有什么心事,所幸在这个时候又问了一句。

“丫头,你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被刘争看出来以后,蔡瑶咬了嘴唇,犹豫了片刻之后,还是冲刘争说了一句。

“确实有心事想找你谈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