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空粒子世界。

噗!

两道身影分开,各自吐出一口殷红的血液。

陆尘的嘴角挂着一丝鲜血,脸色略显苍白,气息也有些虚浮。

他身上的衣服上有凌乱的口子,被剑意割伤,划破了里面的皮肤,隐隐有鲜血浸透出来,染成了一个血人。

陆尘气喘吁吁,与宁鸿大战这么久,体力已经有些跟不上了。

陆尘不好过,宁鸿同样不好过,他的那身华丽黑袍,由于被剑意划破的地方太多,像是一条‘黑裙子’。

宁鸿的身上,也有诸多的伤口,鲜血淋漓。

在大战的过程中,宁鸿催动了两次威力巨大的秘法,召唤一把可怕的魔剑,而陆尘本身最强大的绝学,应当属于锁剑诀了,不过一次都没有动用。

因为就算动用,恐怕也起不了什么作用。

对方是天帝子,保命的底牌太多了。

强行动用锁剑诀,只会让对方‘开挂’。

美玉无瑕的天真女子

“罢了,小肥羊,你走吧”陆尘突然挥了挥手,有些兴意阑珊的说道。

陆尘说完,直接盘坐虚空中疗伤。

宁鸿目光紧紧的盯着陆尘,这是一位极为难缠的对手,这样纠缠下去,对谁都没有好处,宁鸿也不是没有想过斩杀陆尘,但是经过刚刚的战斗他明白了,想要杀死对方很难,除非祭出父亲给自己的一些强大底牌,宝物。

但是,对面那人会没有吗。

肯定有。

这样做不值得。

可以说,两人都互相忌惮。

宁鸿深深的看了陆尘几秒,然后毫不犹豫的转身离去,在宁鸿转身的那一刹那,本来疗伤的陆尘突然站起来,手中多出了一块黑色的板砖,悄悄尾随上去。

如果想要洗劫这只小肥羊,必须做到一击撂倒,且对他没有杀心。

这样做可以保证不会激活身上的杀招。

宁鸿的神觉极其敏锐,虽然转身,但是先前被偷袭,让他有了心理阴影,在陆尘起身的一瞬间,宁鸿豁然回头,就见某个本来疗伤的家伙站起来了,右脚做踏出的姿势,手中一块黑色的板砖尤为显眼。

这是准备搞偷袭?

轰!

宁鸿的身上,顿时绽放出一股圣威,目光愤怒的盯着陆尘。

“哈哈,别生气,我只是坐久了,有点腿麻”陆尘稍稍有些尴尬的解释了一句。

虚空斗篷下,宁鸿一双眼睛神色不善的盯着陆尘,最后,他没有转身离开,而是后退着离开。

因为宁鸿知道,不能把后背留给这个喜欢搞偷袭的家伙。

就这样,宁鸿一步一步后退,直到退到了安的距离,他才转过身,身形一闪,消失在了陆尘的视线中。

看着小肥羊就这样离去,陆尘心中遗憾不已。

“五师父怎么回事,宁鸿是山海界最大叛徒的子嗣,怎么不拿下”待宁鸿走后,陆尘悄悄嘀咕一句。

按道理来说,宁鸿这样的人,拿下是最好的,可以用来威胁宁天君,百利而无一害。

陆尘知道师父肯定目睹这一切,就算没有目睹,肯定也是知道的,还有就是,对方虽然有虚空斗篷,但是等级相差过大,还是能感应到的。

五师父既然不出面,陆尘也没有办法。

陆尘散去周围的虚空规则,重新显化出身形。

“师兄”柳倾城看到陆尘出现,顿时激动的迎了上来,目光满是关切的意味。

“我没事”

陆尘打了一个哈哈,其实身都痛。

先前他紧绷着一根弦,没有啥特别的感受,但是现在身放松下来,感觉浑身都痛。

“还没事,你看你,身上到处都是伤口”柳倾城看到陆尘身上的血迹,顿时责怪的说了一句。

周围人看到陆尘浑身是血,心中暗暗感慨,在虚空粒子世界里面,肯定经历了一番惨烈的打斗。

“那小肥羊受伤不比我”陆尘见柳倾城关心的看着他,不由得笑着说了一句:“师妹,你别担心了,能在同境界打过我的人,还没有出生呢。”

“宁天君的子嗣呢”人群中,有人问道。

“那小肥羊被他跑了”陆尘说道。

话音落下,陆尘发现周围人看他的目光有些怪,干咳一声,作大义凛然的面容说道:“咳咳,他毕竟是宁天君的子嗣,我想要抓住他,套取天妖界的秘密,让我们对天妖界熟悉一点,绝对不是为了他的宝物。”

然后,一群人看他的目光更加的古怪了。

他们都没有问呢,对方就急忙着解释了。

“真的,我发誓,我出发点一切为了山海界着想”陆尘眨着一双无辜的眼睛说道。

周围人没有说话,心中暗暗盘算,以后得离这个家伙远点,免得被洗劫。

“帝之本源会花落谁家”陆尘的目光扫向场中,梅璎珞,神牧,宴子轩,猿奇,项飞羽等等人,都在争夺帝之本源,都在那里沟通,不知道帝之本源会选择谁。

得到帝之本源,意味着会领悟虚空规则。

而他,或许可以拉拢一下,组成打劫双人组。

周围人都在安安静静的等待着,不多时,只见帝之本源不再是时隐时现,突然爆发出绚丽至极的光团,如同一颗小太阳般,然后,径直飞入了梅璎珞的眉心当中,很快,光芒内敛与无形中。

“被梅璎珞得到了”

周围人看到这一幕,到没有特别的惊讶。

因为在众人的猜想中,能得到帝之本源青睐的人,就属梅璎珞的几率最高。

现在看来,果然如同猜想的那般。

那些闭目的人纷纷睁开眼睛,看了一眼梅璎珞,遗憾的叹了一口气,没有说什么。

“姐,恭喜啊,喜提虚空规则,祝姐你节节高升,以后注定登上天帝榜,流芳百世,名垂千古”马屁鹿凑到梅璎珞的面前,须溜的拍起马屁来。

对于鹿鸣来说,姐姐越厉害,他这个当弟弟的身份,自然是水涨船高。

鹿鸣拍完马屁之后,更是用斜倪的眼神看着陆尘,带着骄傲,似乎在说,现在,不是你一人会虚空规则了。

陆尘根本没有在意鹿鸣,他目光看着梅璎珞,走了过去,作彬彬有礼的姿态说道:“恭喜璎珞姑娘,说起来我们可能是师姐弟的关系,师姐,你可要多多照顾师弟啊。”

陆尘这话,让周围人疯狂的翻白眼。